连载8-第七天-一波三折的住宿

2011年9月10日 周六
Brandenburg an der Havel — Magdeburg
理论行程:80.2公里
天气:晴

早晨起来吃过早饭收拾了一番,整个房间恢复成昨天刚进来时整洁的模样,我给老板夫妇留了一张纸条,表达了在这里住宿非常舒适和快乐。

按照昨天的“约定”,我把钥匙插在门上,然后开始了新的旅程。今天的目的地是Magdeburg,这里是科学家和市长居里克的故乡,1654年正是他在雷根斯堡为国王斐迪地三世进行了著名的“马德堡半球实验”。

我还不确定晚上能住在哪里,之前本来联系到了Magdeburg的一位host,不过我比原先说好的时间迟到一天,也不确定她还有没有时间接待我了。她今天要出去开车旅游,有可能会让她的丈夫接待我。由于她始终坚持通过网站留言和我联系,所以我们的联系进度很慢,不得不通过“后勤中心”帮我转达信息。我也不太担心,如果今天到达Magdeburg后不能住在她那里,最差的情况下我还可以去青年旅舍。

在今天的故事开始前,让我们先一起看看前往Magdeburg一路上的风景吧。

路上看到的涂鸦

路上的风景

同一时间拍摄的两张照片:以我所在的马路为界,两边是完全不同的景色

下午一点多途径又一个名为Burg的小镇,这个小镇还真是古香古色,有不少11世纪到14世纪之间修建的古建筑。

Burg小镇里的古建筑

一排小房子,除了最左边的废弃了,其他的是不是有点彩色岛的感觉?

两张放在一起对比很鲜明

又见Elbe,没错,就是流经Dresden的那条Elbe,现在如果逆流而上,我就可以回家了

过了这座桥就逐渐进入Magdeburg市区比较繁华的地段了,然后一波三折寻找住宿的故事就开始上演了。

这时才下午四点多,今天的骑行速度保持得不错。我找到一处阴凉地给“后勤中心”打电话汇报平安并询问今晚的住宿,原来的那家沙发客host已经确定不能接待我了,本来商量让她丈夫接待我的事情也取消了。好在她及时把我的信息发布在Magdeburg沙发客的SOS求助群里,同时也为我联系了她另外的朋友,希望能想办法帮我提供住宿。她给了我一个据称很友好的德国家庭的联系电话和大概的地址,让我到了Magdeburg后直接和这家人电话联系,而且这家人所居住的地方有风车和石塔,风景非常漂亮。

按着她的推荐我给这家人打了电话,不过打了很多遍都没有人接听。我和当地人询问这个地址所在的方位,居然是在很远的一个郊区。此时我还是很期待并且相信这家人能接待我的,我想他们应该是还没有下班。我决定开始向这家人所在的区域前进,这样等到晚上他们下班了回复我电话的时候,我就能够尽快到达他家里。走了几公里之后又觉得这样有点冒险,万一他们不能接待的话我就白骑了这么久,而且再返回市区天黑了也不方便寻找住宿了。关键的问题是:手机马上没有电了。

我赶紧给“后勤中心”又打了个电话,再次查看之后发现Magdeburg还有一位host给我发了消息,不过他得明天晚上才有时间接待我,先管不了那么多,把能记的联系方式都记到纸上,以备不时之需。然后给刚刚看到的这位host打了电话,他说他在上班,得考虑一下,晚上7点半左右会给我回电话。打完这个电话之后手机就开始不断提示电量低,我继续骑了将近十公里,在一个小镇上决定不再前进,就地等待这两位host的回复。掏出手机想看下时间,结果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我在一个小店铺门口的树荫下停了下来,考虑能不能进去请老板帮我给手机充充电,由于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担心会被拒绝。为了给自己充分的时间思考、准备和“酝酿感情”,我在树荫下吃了几个苹果、一包饼干然后看了会Lonely Planet,还是不好意思进去。眼看着过了好一阵子,手机再没电的话恐怕要耽误正事,我一咬牙走进了小店铺,结果是个游戏厅。嘈杂的环境让人很不舒服,我还是主动出来了。推着车走到旁边的一个小酒馆,这回我没多想,把车停好就大胆走进去找到吧台。我和老板问候了一下,和她说我在等一个重要的电话,但是手机刚好没电了。当我提出想要在她这给手机充电的请求时,周围的顾客都向我看了过来,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眼神,可能更多的是好奇吧。老板很爽快的答应了,叫我把手机和充电器都拿给她。就在我出去拿充电器的路上,她和周围的人说:“是个紧急情况!”听那语气似乎带着一些不屑,不过没有办法,谁让我现在真的是紧急情况呢。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完全是自己多想了。老板很热情的出来接应我,帮忙把手机和充电器拿过去。在小酒馆外边的桌子旁喝酒的大叔可能是男老板了,他问我要不要来一杯。我婉言谢绝了,因为从意大利回来之后,我决定一路不再取钱,就靠钱包里剩下的钱一路往下骑,能骑多远骑多远,所以一直都精打细算。老板说他可以免费给我提供水或者咖啡,再一次问我要不要来一杯,可是我觉得已经给别人添了很多麻烦了,又一次婉言谢绝了。女老板给我拿来了报纸和杂志,然后在不忙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一起聊天。他们询问了我的骑行计划和今天遇到的困难,并问我如果host不给我回电话我有没有其他的准备,还让我用他们的座机给那位始终联系不上的host继续打电话。我打了一遍还是没人接听,女老板有些不高兴,她觉得这种不接电话的行为很不靠谱,决定自己也去打,然后对着语音留言哇啦哇啦说了一大堆并让我也过去说两句,我只好在留言里留下了我的手机号,希望他看到后及时给我回电话。

刚好男老板有空,我们就一直聊天,各种话题都有:中国、德国、泰国、慕尼黑啤酒节、半球实验……女老板给他又添了几杯啤酒,同时问我要不要来点免费的水或者咖啡,因为确实不想再给他们添麻烦我还是谢绝了。女老板还特意跟我强调:“免费的啊,卡布奇诺!”看我还是笑着摇了摇头,她也只好一摊手做了个鬼脸。

7点多的时候天渐渐黑了下来,我说我再等到7点半,如果还是没有回复的话我就只好去青年旅舍了。想到今天要走夜路,我询问他们在这里晚上一个人走是否安全。和以往得到的答案不同,他们告诉我要多加小心,尤其是一个人。女老板很关心的问我有没有“Pfefferspray(防狼喷雾)”,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便反问她什么是Pfefferspray。她开始给我解释:“就是带在身上的喷雾剂,要是遇到坏人了防身用的。看来你没有,你等着,我把我的给你!”说着她就准备去给我拿防狼喷雾,不过她今天刚好落在车上了。

又过了不到半个小时,答应下班之后回复我的那位host果然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今天也能接待我,不过他家里还有另外一位沙发客,问我介不介意。我当然不介意啊,有住的地方就很知足了,他让我等他一会,他会发短信把地址给我。两位老板也为这个消息感到高兴,我们开心的聊着天等着短信,但是这个短信来得真是够慢的,我等了大概20分钟等不及了就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host说马上就写完了。又过了一会我终于收到了短信,难怪他会写那么久,这个短信如同短文一般详细讲述了他家的地址和我到达他家可以选择的交通方式以及如果我坐有轨电车应该在哪站下车。并告诉我到达他家之后应该按哪个门铃,如果找不到的话就再给他打电话。看了这个短信,我真是很佩服他的严谨,虽然我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地址。

女老板把她的笔记本拿出来给我让我自己搜索一下路线,居然有12公里。再三感谢后告别了小酒馆老板我快马加鞭向host家骑去。这是骑行途中第一次夜间赶路,想着老板嘱咐我要注意安全我还是稍有担心,只盼着能尽快安全到达host家。

在陌生的城市夜间骑车果然有很多不便,最重要的就是看不清路牌,所以一路上总要向路人询问。在走了几次冤枉路之后终于锁定了最终的方向,骑了很久之后看到一个很大的路标,指示前方的道路通往Halberstadt。我的host家的地址是在Halberstaedter Strasse,我心想看来要继续往前走,但是我已经骑了很久了,照理来说应该到了啊?另一方面前边的道路变成了双向两车道的公路,而且没有路灯,晚上在这条路上骑车会很危险的,我想了想还是得找路人问一下,即便要继续往前走,我也尽量换一条有路灯的道路。身后的十字路口旁刚好有个德国小伙,我赶紧找他询问。他听了我和他说的地址之后,指着我头顶的路牌笑着说:“这不就是么?”哈哈,原来已经到了。

(注:按着我骑行时候的感受,这边很多的路名都会以它通往的地方来命名。比如Dresden周边很多小地方都会有Dresdener Strasse,而且通常是指向Dresden的。Cottbuser Strasse通常是指向Cottbus的。同样,这个Halberstaedter Strasse也是靠近Halberstadt的。但是规律这个并不是绝对的。)

没过几分钟我就来到了host家楼下,终于找到今天的归宿了,真的非常开心,虽然已经被折腾的很累了。一上楼就受到了host、他的女友以及另一位沙发客的热情欢迎。我和他们聊的非常开心,对彼此生活的地方和文化都充满了兴趣。另一位沙发客的兄弟现在正在中国云南的一个小山村做志愿者教英语,因此我们有非常多的共同话题,我还为他推荐了一些云南的景点,比如丽江、大理等等,请他转达给他的兄弟,以便有空的时候去旅游。Host的女友还拿来了厚厚的相册给我展示他们旅游的相片。晚上我们一起去每人买了两瓶啤酒回来接着聊天,他们真有精神,一直聊到深夜。3点多的时候我已经有点撑不住了,迷迷糊糊快睡着了,可是看他们聊的正开心我也不好打断。最尴尬的是他们经常聊着聊着还突然问我有什么看法,朦胧中的我真是没有看法啊。

从右到左依次为:沙发客host的女友、host、另一位沙发客、我

Samboy
08.10.2011

后天请看:《骑行日记 连载9 第八天:突遇暴雨的奇遇》

支持原创,欢迎小额赞赏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