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6-第五天-青年旅舍遇骑友

2011年9月08日 周四
Berlin — Potsdam
理论行程:30.6公里
天气:小雨 - 阵雨

从邓兄家出门的时候正下着蒙蒙细雨,看看天上的乌云不算阴沉,想必不会越下越大。在小区的停车棚里对自行车进行了一番检修并给驼包套上防雨罩,我也穿上了雨衣,开始骑行途中的第一次主动雨中行车。

今天首先要去一下勃兰登堡门,飞往意大利之前已经在柏林徒步了一天,该去的景点也大致看了看,不过似乎不和爱车在勃兰登堡门前合影,就不能意味着骑行到过柏林,毕竟它见证了德国的历史和兴衰。

经过Potsdam广场的时候看到一个有偿给游客的护照盖章的老伯伯,印章是模仿当年查理检查点的通行印章制作的,挺有意思。

离开柏林之后我一直沿着公路前往Potsdam,之所以要去这里,因为Potsdam毕竟是勃兰登堡州的首府。著名的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当年就是在这里发布的,这里还有号称“普鲁士的凡尔赛宫”的无忧宫。

可惜一路上都稀稀拉拉的下着雨,有时下得大了就只能停下来避雨,短短的路程足足骑了一下午。

一处避雨的桥下,左边有几名吹号卖艺的年轻人,欢快的曲子令人心情愉悦

不断的走走停停之后,终于见到了指向Potsdam的路标

左图:可能是个老地标
中图:有三个尖塔的小教堂
右图:Potsdam界标

Die Glienicker Bruecke, 介绍上说这座连接Berlin和Potsdam的大桥作为德国分裂和统一的标志而世界闻名。它的前身是一座始建于17世纪的木桥。

Potsdam也有勃兰登堡门,不过比起柏林的那座,还是要逊色不少

到了Potsdam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青年旅舍。按着游客中心给的地址,我一路边问边骑。一位慈祥的老奶奶手舞足蹈的给我介绍附近的一座山,据说是很美的山,老奶奶吧啦吧啦说了很多山上的著名景点,紧接着来了句:“虽然没有你们富士山那么美,不过已经非常美了。”好吧,她还是把我当日本人了,不过看她讲得兴奋的样子,我也没好意思纠正她。最后她终于告诉了我该如何找到我想去的青年旅舍,想必这山应该也是当地人的骄傲吧。绕来绕去之后我总算看到了青旅的标志,此时又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

就在我进青旅办手续的这一小段时间里,雨越下越大,我赶紧出来把车推进车库。全都整理好之后回到房间,外边已经是瓢泼大雨了,还好及时找到了青旅,不然我就惨了。

窗外下着瓢泼大雨

这家青旅里同样有很多小孩子,不过主要是中学生,可能也是在参加夏令营的。青旅走廊的墙上挂着小黑板和小书包等作为装饰,右下角圆锥形的物品是每年小学开学时,由政府赠送给新入学的孩子的礼物,叫做Zuckertueten(糖袋),里边主要是糖果和学习用品等。这一传统起源于19世纪初德国东部的萨克森州和图林根州,并逐步推广到其他地区。

因为有国际青旅的会员卡(据某些青旅说是这个原因,我也不确定),我一路都可以住到单人间或者只有我一个客人的双人间。虽然我也希望能多和别人交流一下,但骑车毕竟辛苦,有时很早就睡了,所以能住个单人间还是挺好的。这家青旅给我提供的是四人间的2号床,空空的四人间为什么不给我1号呢?反正只有我一个人,便把要用的行李随意的铺散开放在房间里,然后下楼花2欧元买了一个小时的网络使用权限以便联系沙发客host。这次我尝试着给Magdeburg、Dessau和Halle的host发了信息,详细说明了我的骑车行程,解释一路上使用网络并不方便,希望他们能理解我现在的处境直接给我打电话。(注:为了保护沙发客们的安全,原则上沙发客之间的联系都是直接在沙发客网站上进行的,所有的联络信息都会被系统存档保管。直接通过电话联系会增加一些风险。)

回到房间和我的“后勤中心”聊天,正通着电话,一位老爷爷打开了房门,这就是我的室友,1号。 虽然很诧异这个房间并不只有我一个人,还是赶紧为他清理出一个床位,他看到的我驼包,微笑着问:“你骑自行车?”我自豪的回应了他,此时我刚好看见他的驼包,所以追问一句:“您也是骑自行车吗?”“我骑的摩托车。”好吧,不管怎么样,我遇到了一位骑友。看见他的骑行服上还滑动着雨水,想必刚才被大雨淋了的。交谈中才知道,他今天从Dresden骑摩托出发先到了Berlin然后到的Potsdam,这就是差距啊,这段路程我都骑了5天了。

他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旅游,那个时候还是开汽车旅游,也走了很多城市。不过后来他喜欢上了骑摩托车旅游,因为汽车太大,很多地方不能到达,而摩托车的线路就灵活多了。他说:“但是,骑摩托车要是遇到下雨就麻烦了,像我今天一样。”然后像个孩子般冲着我苦笑一番。没过多久我就接到两位host打来的电话,一位是在Dessau的18岁的大男孩,他说他也喜欢骑车,曾经一个人在加拿大骑车旅行;一位是在Halle的中年男子,他对中文和我的骑行经历非常感兴趣。他们都愿意接待我,并且给我留了电话和地址,让我到了地方直接联系他们就好。真是太开心了,一下子解决了两天的住宿问题。

我继续和老爷爷聊我们各自的骑行计划,他的下一站也是到Brandenburg an der Havel,我从Lonely Planet上看到的旅店也正是他预定的那家。他随身带了一个收音机,从进门就一直开着,不过是很小的声音,就当背景音乐了。我询问了一下他一般几点起床,并且告诉他第二天如果我起来早的话不会影响到他的,但是说这话时没组织好语言,说了半天他好像似懂非懂。

晚上我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老爷爷没在房间,应该是去修理他的摩托车了,我打算先铺好被子然后写篇日记。不过令我诧异的是青年旅舍发给我的床单、被罩和枕巾等床上用品通通不见了!我明明放在我这边床的上铺,居然没了,我在房间里找来找去也找不到。这下可麻烦了,如果真的没有了也不知道要让我赔偿多少钱。我静下心来仔细回忆了一番,确认自己把床单拿回来并放到我的床上了。接下来又仔仔细细地在房间里寻找了两遍,结果只看到了老爷爷床上有一套床单,那应该是他的啊,可是我的呢?我开始对“床单门”展开各种假设,难道刚才他没理解我的意思,以为我唐突地要求他明早不要打扰我,因此他生气了?因为他生气了所以给我把床单藏起来了?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否定了这种可笑的逻辑,可是却也提不出新的假设。比起把别人想得诡计多端,我更愿意把别人想得好一点。而且将这样的猜想加之于一位同为骑友的和蔼老爷爷,未免太过生硬。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心思写日记了,我坐在房间里一边漫无目的的回忆和思考,一边期待老爷爷快点回来。过了有一阵子他终于回来了,我先是非常有礼貌的再一次向他表明如果第二天我起得早的话不会打扰到他的,并说明因为我担心之前没有表达清楚,所以才又一次谈起此事。他连声回应:“没事的没事的,我能理解。”接下来我又有礼貌的询问他有没有看到我放在上铺的床单,没想到得到了这么戏剧性的答案:老爷爷把他床上的床单拿给我,说:“那这个是你的了?可是我的在哪?”原来他找不到自己的床单了,以为我放在上铺的是他的,并顺手拿到了自己的床上。接下来老爷爷开始在房间里四处寻找他的床单,看得出他也是一头的莫名其妙和不可思议,正像刚刚的我一样。我和他讲在他回来之前我已经找过几遍了,什么都没找到,并建议他想想是否真的把床单拿到房间来了。他坐下来看似认真的想了半天,然后无奈的告诉我:“我明明拿上来了啊,可是放哪了呢?”最终他还是决定下楼去问一下,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真的是把床单忘在服务台了。想想刚刚“床单门事件”中被这个老爷爷折腾得坐立不安、想想自己当时的心理过程、想想那个可笑的设想的提出和推翻,再想想老爷爷找不到床单时一头雾水的表情和无奈的讲述,我都忍不住快笑出来了。还好,坚持到最后看到的是一场喜剧,只是剧情太悬疑。

Samboy
03.10.2011

后天请看:《骑行日记 连载7 第六天:幸好没预定旅馆》

支持原创,欢迎小额赞赏鼓励